• 余杰

二十世纪美国最大的谎言︰罗斯福新政

作者:余杰, 本文转载自 “对观点 The Right Points”, 原文链接:https://rightpoint.site/column-yujie-roosevelt-200922/

富兰克林·罗斯福曾经在威尔逊政府中担任海军助理部长的要职,深信威尔逊对美国宪法所作的进步主义的解释。罗斯福第二次就任总统时,领誓的首席大法官休斯着重强调了“宣誓效忠美国宪法”的誓词,罗斯福表面上照本宣科——事后,他说自己当时真想喊的是“是的,但我要效忠的是我所理解的宪法”。

罗斯福认为,美国先贤们在《独立宣言》中支持的那些权利远远不够。1932年的选举中,他提出“获得舒适生活的权利”;1944年,他发表“经济权利宣言”,包括“每个人都有获得有益且有报酬的工作的权利、每个家庭都拥有体面住房的权利、每个人都有获得良好教育的权利”。

美国先贤们认为应该限制政府权力,以保护公民权利;罗斯福和进步主义者却认为应该扩张政府。先贤们对人的本性心存疑虑;罗斯福和进步主义者却对总统以及小部分政府管理人员利用政府为美国人民创建美好生活这一点极为乐观。在罗斯福看来,结果比程序更重要,良好的愿望比保护天赋人权更重要,计划和新的想法比经验更重要。

二十世纪美国最重大、最持久的神话,就是罗斯福新政将美国从大萧条中解救出来。罗斯福新政的“成功”让人们相信,自由市场的观念过时了;美国人需要的,是新的政府管控、社会保障和政府支出项目;分权的观念也过时了,美国需要一个集权的总统,权力集中才能办大事——近八十年之后,欧巴马新政与之一脉相承。

在1930年代经济大萧条期间,罗斯福推行新政以提供失业救济与复甦经济,成立了公共事业振兴署(WPA)、国家复兴管理局(NRA)和农业调整管理局(AAA)等机构来改革经济和银行体系。直到二战爆发为止,美国经济仍未能完全复甦,但罗斯福所发起的一些计划,如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DIC)、田纳西河谷管理局(TVA)以及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等,开始在国家的工业和商贸中扮演重要角色。

在罗斯福看来,资本主义失败了,这为实行政府所有制和政府干预经济的新实验敞开大门。依其计划,私有企业要成为国有企业。航空邮件的投递、退伍军人的就业、大坝的建筑和发电厂的兴办,都是罗斯福心目中实行联邦管控的新领域。不幸的是,这些努大都失败了。

亚当·斯密早在1776年就明确告诫,不要采取垄断价格的做法。按照美国传统的自由市场制度,企业通过竞争和创新来销售各自不同价格、不同档次的产品,但这一制度被罗斯福新政颠覆了。意在促进工业复甦的《国家工业复兴法案案》,极大地阻碍了工业发展。最高法院认定,它是违宪的,但罗斯福继续支持该法案。被罗斯福任命为该法案执行者的休·约翰逊说:它是“神圣的事物……是自耶稣基督以来最伟大的社会进步”——而他本人是一个投资和经营失败者。该法案实施后,工业生产直线下滑。在新政期间,美国失业率一直维持在百分之十八的高位上。

罗斯福为农业设计的计划《农业调整法案》,带来很多农民无法购买的生活必需品、南方农场主为了休耕解雇佃农、相应管理部门膨胀等严重后果,它给农业造成严重伤害,让超过两百农民失业,农场主“发现自己的境况实际上更坏了”。政府对农业大规模的干预不曾放手,到了二十世纪八〇年代,政府给予农业补贴高达三百亿美金,农业部每年都要下令销毁五千万个柠檬、一亿磅葡萄干和十亿个橘子。

罗斯福的计划基本上都不管用。它们没能降低失业率,反倒衍生出许多意料之外的坏作用,致使大萧条旷日持久,三〇年代末趋于恶化。而且,罗斯福的乐观主义和作为总统的能量用在不得人心的事情上:关押不服从《国家工业复兴法案》的人,极大地提高所得税和消费税,在最高法院安插自己人(他是华盛顿之后任命最多最高法院法官的总统),以及清除反对其政治集权的民主党人。罗斯福通过设立并且操纵联邦工作岗位,分配给各地的财政补贴,强化选民对他的支持,赢得四次大选,造成美国宪政的重大危机。

罗斯福的国际政策跟威尔逊一脉相承。他多次向人民承诺美国不参加欧洲和亚洲的血腥战争,却用参战来掩饰其新政的失败——一旦实行战时经济政策,一切经济困窘就迎刃而解。1941年12月6日,罗斯福得到截获的日本密电,并告诉助手哈瑞·霍普金斯(Harry Hopkins):“这意味着战争。”他却并未警告驻守夏威夷的海陆军将领。

1943年12月,“三巨头”在德黑兰的历史性会晤,从左到右,苏联独裁者史达林、美国总统富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战争后期,罗斯福及其政府中支持新政的人士,并不认为苏联力量的上升是威胁,一直将苏联当做盟友;而从丘吉尔的观点看,史达林是竞争者、潜在的敌人。罗斯福依赖他与史达林的私人交情,把与史达林的交情看作是美国对苏联政策的核心,认为这是绕过美国官僚及所谓苏联领导人周围的强硬派(在罗斯福眼中,史达林不是强硬派)的最好途径。罗斯福从未意识到,他有多名助手是苏联间谍及美国的卖国贼,史达林掌握了美国所有重大情资,而罗斯福对史达林的真实意图一无所知。

在雅尔达会议上,罗斯福被史达林玩弄于股掌之上。他拒绝听取丘吉尔的提醒,为了讨好史达林,刻意与丘吉尔拉开距离。罗斯福及其智囊不喜欢英国和丘吉尔,认为丘吉尔是自私自利的资本主义之代表,还拥护帝国主义、实践老式外交。丘吉尔的继任者艾德礼在回忆录中写道:“罗斯福总统与美国民众都对大英帝国不无疑虑。罗斯福并不隐藏他对大英帝国殖民主义的不悦,因为这是他坚信的原则。”反之,罗斯福对史达林予取予求。

罗斯福鼓励史达林说,还可以杀死两倍的德国军官——他当然记得,德黑兰会议上,史达林举杯预祝说,他要杀掉五万名德国军官。雅尔达会议之后,史达林屡屡违背承诺,将波兰、罗马尼亚和匈牙利等东欧国家共产化,罗斯福仍对“约瑟夫大叔”保持乐天派想法。他猜测史达林在早年得到的神学院训练有一些必定还留在其身上:“我认为有某种东西进入他的性格之中,其方式应该是一位基督徒绅士的那种做派。”

罗斯福在雅尔达会议上承认了苏联对东欧诸国的控制。学者罗伯特·尼斯贝特(Robert Nisbet)在《罗斯福与史达林》一书中指出,雅尔达会议和《欧洲解放宣言》为史达林把东欧各国弄成自家的战利品提供了道义上的合法性。

为了说服史达林对日作战(其实完全不必要),罗斯福应许苏联控制满洲。由此,史达林在那里为中国共产党提供安全的天堂,用缴获的日本武器乃至美国供应给苏联的武器中的剩余部分来武装中国共产党军队。罗斯福没有意识到,这是美国失去中国的开端。


1945年2月的雅尔塔峰会,(从左至右)英国首相丘吉尔、美国总统罗斯福、苏联独裁者史达林。出席会议的还有苏联外交部长莫洛托夫(右一)、海军元帅布鲁克、舰队司令坎宁安爵士(RN)、英国皇家空军元帅波特尔爵士(站在丘吉尔身后)、陆军参谋长马歇尔和美国海军舰队司令莱希(站在罗斯福身后)。 图片来源the Army Signal Corps Collection in the U.S. National Archives.

罗斯福为其错误的外交政策付出高昂代价,不仅从地缘政治、即使在道德或人命上而言,也是十分高昂的。他的一部分牺牲落在言辞面,但另一部分则把民主信仰的本质全都赔上去。罗斯福违背了自己的原则:同意重划边界,没有征询相关政府及民族的意见,就强迫千百万人迁徙。他同意遣送苏联战俘回国,即使这些人会遭到监禁、甚至屠杀。即便对罗斯福有较多肯定的历史学家浦洛基也承认:“罗斯福是帝制总统的真正创始人,一手主导外交政策,把国务院贬为只是执行白宫制订的外交政策的工具。结果是,不仅美国外交政策和罗斯福及其世界观紧密结合,而且除了总统之外,再也没有人有能力进行外交运作。”

威尔逊的国际联盟计划半途而废,罗斯福却真的打造了比国际联盟更庞大的联合国及一系列国际组织。罗斯福在观念秩序上的根本性错误,为包括联合国在内的国际组织日后的衰败埋下祸根:他没有领会圣经中所说的“信和不信的不可同负一轭”的真理,也就是说,他以为西方国家可以跟苏联及后来的共产党中国这样的独裁国家达成关于和平与公义的共识。然而,苏俄和中国对联合国及诸多国际组织展开日积月累的侵蚀和毒化,让这些国际组织为其所用,这些国际组织由此走向其创制者(美国)的初衷的反面。

19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