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复美国、川普革命

更新日期:2020年11月17日

作者:潘东凯, 本文转载自“对观点 The Right Points”, 原文网址:https://rightpoint.site/column-trump-200918/

“川普现象 ”可能是有史以来从来未出现过的异象。现在一般流行的说法是“两极化”(polarizing)及“撕裂性”(divisive ),换句话说川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仿佛分成两个水火不相容,不过旗鼓相当、势均力敌的阵营,互相对峙,而只要一提其名字就可以在本来融洽的群体挑起争端,甚至令到好友反目、家庭分裂之类,其实实情并非如此。

要解释上述讲法为何不正确,可以从“纵”反“横”两个方向分析。

首先,“纵”的方面,以知名度( name recognition )论,川普的名字自1980年代已经家传户晓。尔来近半个世纪,当年子承父业青出于篮胜于蓝,投身纽约曼哈顿地产市场即初露头角,几十年来一直活在镁光灯下,可是直至2015年川普认真宣布参选总统之前,他其实是美国主流媒体的宠儿,主持的电视节目长期录得可观收视不在话下,当年来各大台名嘴主持,像大卫·拉德曼、芭芭拉·瓦尔特斯、拉里·金等都爱访问他,而且态度恭敬友善,不过在公众眼中他似乎只是一个喜欢自吹自擂的传奇商人或者花花公子,其政治信念并不明确、甚至有点模糊,更不要说把他打成“保守、右派”,甚至“激进、极右、民粹”。

而事实上川普的行径也使人摸不着头脑,曾经反覆游走在民主、共和两大党之间,同时与两党主脑人物维持良好关系,同时对两党参选人作捐献,总之、四十多年来外间评价没有“两极化”催向,也从没有人说川普是“撕裂性”人物,直至2015年6月14日川普从曼哈顿川普大楼扶手电梯缓缓走下来为止。当日川普认真地宣布将会争取共和党总统提名,问鼎白宫,从这天起美国主流媒体、两党精英、学术翘楚及好莱坞终于对他重视起来,不过却是不论左右同时敌意陡生!

而且每当川普选情看涨一点,上述不分派别的意见领袖整体的共同反感就增加一点,到得川普在共和党初选压倒十多个对手,成为该党的总统候选人,直接挑战民主党的希拉蕊·柯林顿之际,连整个西方的主流媒体,已经把把他当成十恶不赦的恶魔。正式就任总统之后迄今,川普隐隐然成为整个西方社会建制精英的头号公敌,从“纵”的角度来说,2015年6月14日这天,可以说是川普几十年公众人物生涯的分水岭。

至于“横”的角度,在川普正式成为政治人物,尤其是当选总统之后,从来没有“两个水火不相容,不过旗鼓相当、势均力敌的阵营,互相对峙”这回事,有的是一面倒的敌意!可以不妨说,从政前川普没有敌人,参政后川普没有朋友。当然不是说川普没有支持者,只是双方力量并不对等,反川的声音洪亮、幕后对政治经济文化掌握极大影响力。

首先看看所谓“意见领袖”,拥有“第四权”新闻媒体:所有欧美主流传媒,从报业翘楚的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到高端杂志的时代周刊、纽约客;到电子媒体龙头的有线新闻网络、全国新闻公司、哥伦比亚新闻公司、彭博新闻、英国广播电台、天空广播、美国之音及德国之声等等,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对他口诛笔伐的负评。至于学术界与娱乐演艺界(好莱坞),亦复如是。而金融与企业的高管精英也好不到那里,他们大部分都仇恨川普,代表者包括对冲基金祖师爷、量子基金创办人索罗斯、新经济钜富、亚马逊公司董事长兼行政总裁贝佐斯及华尔街投行老板等。

上述这些组织与人物人有的是“势”。

另外,几十年来盘踞美国国务司法部、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国家安全部等政府部门的上层组织、长期左右美国两党施政的华盛顿职业官僚体系,是隐藏幕后操盘者,学术界称为“行政体”(administrative state)、俗称“深层政府”(deep state),川普戏称“沼泽”(swamp),川普担任总统以来,他们一直暗中扯他后腿,这在“通俄门”穆勒调查、及去年弹劾闹剧中,暴露无遗。

这帮人则有的是“权”。

两班人合起来就是美国上层精英与利益集团结合成的“权势阶层”。

至于川普的支持者,基本上就是2016年11月投票给川普的大约一半的美国平民百姓,他们除了普通公民的一人一票选举权之外,没有任何可以掌控的权力或发声的平台,川普称他们为“沉默的大多数”,这些都是平凡的蓝领与中产,却被当年总统选举中川普的对手、民主党的候选人希拉蕊·柯林顿则贬为“一堆可怜虫”(a basket of deplorables)。

据上所述,川普自1980年代成为公众人物(可以说是名人,即所谓celebrity,新闻会登于报章娱乐版)以来,直至2015年前,尽管在公众眼中政治立场并不鲜明,却也未被上述“权势阶层”敌视,可是自2016年赢得总统宝座、成为世界最有权力者之后,即被后者极端仇视。

我们不禁要问:川普为什么招来“权势阶层”的仇恨?正如前述,川普几十年来一直暴露于镁光灯下,那三次结婚、与小(色情电影)明星的绯闻、几次频临破产等等真真假假花边新闻其实都已经是不断炒作的旧闻,却也从没有惹恼“权势阶层”或得罪什么卫道之仕。

是因为当上总统之后他改变了?还是只是仅仅因为他当了总统?

川普既然是公众人物,他的政治立场与主张,其实与他的花边绯闻一样,从来都是完全透明地暴露于公众眼前的,只不过之前川普未被视为政治人物,所以被忽略了。

翻查纪录,川普的信念,其实是鲜明与贯彻始终的:

川普信奉“美国卓异论”(American Exceptionalism),相信美国1776年代独立宣言就已经奠定了美国独一无二的基础核心价值,认为80年代的雷根总统是近世最伟大的总统,所以以雷根的“使美国重新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MAGA)号召为自己的政治纲领。

川普主张“美国优先”,认为除却减低税率也要同时缩减开支、政府架构及减少管制规例(cut regulations)、放弃国际警察角色、从全球撤军但却同时增强国防军备及改善军人与退伍军人待遇、打击非法入境移民、提高关税以保障及重建本土工业和改善就业、主张“公平贸易”(fair trade)却不迷信“自由贸易”(free trade),对美国参与无法主导的跨国组织(世贸、世卫及各种联合国下辖组织)有强烈抗拒,也反对美国“撒币”换取“盟友”欢心,例如超乎比例地负担北约军费等,以上这些主张的基本脉络其实早已渐渐成形,而且这个大方向,四十年来从未有动摇。更重要的是,川普的政治主张上任后都依次一一推行。


1985年川普与雷根总统握手,照片上呈现的是一关于于雷根的名言,上面盖着印章: “对于我来说,我永远不知道如何解释它,当我遇到那个年轻人,我觉得我是在跟一个与总统握手”。

答案很简单,川普之所以惹恼了“权势阶层”、利益集团,不是因为谁改变了,而是因为他当上了总统,而且当了总统之后居然兑现了他早已宣示的承诺。

川普把这些施政主张,动真格地推行,损害了“权势阶层”的利益,所以他们就动员了手上所有机器,对成为了总统的川普全面围攻。

西方现代政治分析,流行把不同理念分成左右两极,其实这是一个思维陷阱,往往建立一个虚假的二元对立框架,便把宇宙万物全部都套进这个二元之中,例如一旦认定了共产主义属于“左派”,那么共产主义运动在现实政治中的死敌,像=就认为法西斯意大利的墨索里尼及纳粹德国的希特勒必然属于“右派”,甚至极右(ultra-right )。其实二十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大旗手、创建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列宁,原本就是墨索里尼的思想导师,墨索里尼本人原是意大利社会党的创办人之一,法西斯党人与列史达林等布尔什维克互相模仿,至于纳粹党,德文原名就叫“德国工人民族社会党”(Nationalsozialistische Deutsche Arbeiter Partei),希特勒掌控纳粹党之后,大部分政治建设都几乎直接抄袭自墨索里尼,所以如果马克思与列宁、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同属于属于左翼,法西斯与纳粹其实也是左翼中其一派分支,在现实世界中史达林与希特勒血腥肉搏,正如史与托洛斯基在苏共党内以死相拼一样,不过是左派内讧而已。

然而,川普信奉的美国价值,来自美国立国先贤(Founding Fathers),相信《独立宣言》不证自明的“人生而平等,造物主赋予个人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包括生命、自由与追求快乐······”(We hold these truths to be self-evident, that 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 that they are endowed by their Creator with certain unalienable rights, that among these are life, liberty, and the pursuit of happiness. That, to secure these rights, governments are instituted among men, deriving their just powers…)这套价值观与马列主义及极权信仰背道而驰,所以如果前者是左派,川普也的确是真正的“右派”,不过这些“右派”,正如本书作者余杰先生一样,是拥护美国核心价值与信仰基督的爱国者。

必须强调,真正的右派理念,是西方文明的中心思想,强调个人高于集体、崇尚思想自由,所以余杰先生是川普总统的支持者,不是川普的崇拜者或“粉丝”。这建基于美国立国精神的右派思想,捍卫人权、尊严与私有产权,是纳粹主义与法西斯主义的死敌。说川普向右走、是“右派”( rightist ),也可以说川普是走上“正确的方向”(on the right track)。

川普上任之后,由于他敢于铲除深层政府的癌细胞肿瘤,实现上述政治主张,所以短短不到三年即初见成效,在2020年初美国经济便步入近年最强劲稳定的增长景气,失业率跌至三十年最低位,尤其难得的是,黑人、妇女的就业数字达到有纪录以来的最高水平。

不过三月之后,新冠状病毒疫症爆发,及随后因为明尼阿波利斯市黑人乔治·弗洛依德被杀事件引起全国种族冲突,民主党借势反扑,权势阶层有机可乘,把疫症与种族冲突武器化,将民主党推向激进左翼,一方面以防疫为借口,叫停经济活动;另一方面鼓动“黑命贵”(Black Lives Matter)运动以和平示威的名义联同恐怖组织Antifa发动种族暴动,焚烧劫略,在民主党控制的州份与城市,警察更被逼放任不管······这些丧心病狂在野心家以为只要搞烂国家,川普就会失去连任的机会。

现在是美国危急存亡的关键时刻,如果这些权势阶层、利益集团的阴谋得逞,川普总统无法连任,深层政府必定卷土重来,四年功力,立刻毁于一旦。

在东方遥相对望的大国,号称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本来被川普的贸易战打得偃旗息鼓,一月十六日签订第一阶段协议的时候胜负已分,可是若川普连任失败,民主党候选人拜登早已事先张扬,上任之后会立即废除现有关税,另外其班子的外交政策成员,都是原欧巴马总统班底,亦早已表明恢复视东方大国为合作伙伴的新型大国关系,可以肯定,民主党若上台,美国会极速衰落,对外不战而降,对内则经济萎缩、民生凋谢、社会动荡。

读余杰先生本书,你会明白美中对垒是意识形态上的根本分歧,川普总统带领美国继续向右推进,是美国自我更生,抵抗外敌的唯一出路。

诚意推荐余杰着的《川普向右、习近平向左》。

潘東凱簡歷:


香港作家及時事評論家。早年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亦為瑞士洛桑管理學院工商管理學碩士;於投資銀行界擁有超過20年工作經驗。潘氏曾於香港及國際主要投資刊物撰寫專欄,善長對國際政治、經濟及金融作宏觀分析,亦是歷史及軍事研究者。 

5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