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则六 生命神圣—《美国:以基督教立国》第二部分

作者:王志勇牧师

连载自《美国:以基督教立国—清教徒神学与英美保守主义建国二十五大原则》



原则:生命来自上帝的创造和赐予,我们必须承认生命本身的神圣性。


1、保障人权是总原则。在这一总原则之下,我们首先强调的就是保障个人的生命权。既然生命来自上帝的创造和赐予,那么任何人都不得以任何非法的方式残害、剥夺人的生命。此处我们强调个人的生命的尊严与不可侵犯性(the dignity and inviolability of human life)。


2、上帝在创世之前就认识我们每一个人,所有人生命的存在都有上帝的目的,所有人的生命都是神圣的,都当得到平等的尊重和养育。我们绝不可以随意杀害婴孩的生命,包括未出生的母亲腹中的婴儿。因此,基督徒和保守主义者始终反对所谓的“堕胎自由”,对于极权国家以“计划生育”为名施行的绝育、堕胎等措施更是深恶痛绝。


3、上帝是万有的创造者,物质宇宙并不是自动形成的,而是来自上帝的创造。上帝创造了白昼黑夜、日月星辰、花草树木、飞鸟走兽。最终,上帝按照他自己的形象造人,使得人与其他受造之物截然不同。上帝赐给人灵魂,使人具有理性、情感和意志,使人能够自由地认识上帝和世界,自由地彼此相爱,自由地作出抉择。所有人,不管种族、性别、年龄、贫富、身心状况、出生与未出生、受教育与未受教育,都有上帝的形象,在上帝眼中都是同样尊贵的。


4、人绝不仅仅是物质性、身体性的存在,而是有灵魂的受造物。因此,人的生命超越物质的组成、化学的过程、神经的功能和动物的本能。人首先不是属于自己,也不是属于家庭、教会或国家,而是属于上帝的。同时,人从其受造开始,就有上帝的律法刻在他的心中,人绝不是独立性的存在,人的灵魂也绝不是洛克所说的可以随意涂写的白板。每个人的生命都是来自上帝的独特的创造,都有着来自上帝的不可剥夺的尊严和意义,当然也有着不可回避的道德责任。


5、对于那些信靠救主耶稣基督的人而言,人的生命更是有着伟大的意义。。人的生命之所以是神圣的,是因为终极而言这生命是属于上帝的。上帝造人是为了反映他的荣耀。从创造的角度而言,所有人的生命都是属于上帝的;从救赎的角度而言,那些认信耶稣基督是主的人的生命更是属于上帝的。因此,不管是强迫堕胎、安乐死,还是自杀,都违背生命的神圣性。


6、基督徒不仅强调所有人的生命本身的神圣性,更是强调每个人都有“独特的神圣的人格”( the unique and sacred personhood of every human)。包括在母腹中尚未出生的孩子,他们也具有这样的人格。为了避孕或干细胞研究而故意毁坏人的胚胎,不管是通过手术而堕胎,还是使用药物或器具来终止未出生的生命的孕育,都是不道德的。强迫堕胎更是直接侵犯人的尊严,是用暴力杀死正在孕育的生命。按需堕胎(Abortion-on-demand)的性质也是如此,都是杀死具有上帝的形象的人。只有为了拯救母亲和未出生的婴孩的生命,堕胎才是可以考虑的选项。


7、既然人的生命是神圣的,是属于上帝的。安乐死、自杀等人为的对生命的终止都是不合乎圣经的。安乐死是指杀死那些得了不可治愈的绝症或受到不可治愈的伤害的人。“安乐死”来源于希腊文(Euthanasia),意思是无痛苦的、幸福的死亡,特指为结束患者的痛苦而采取致死的措施。当然,对于已经开始死亡的病人,不再采取人工的方法延长其死亡过程,这不属于严格意义上的安乐死。安乐死指向故意、主动地结束自己或别人的生命,而后者则是不再用人工方法延长他人已经开始的死亡过程。唯独上帝对于人的生命具有主权。对于相信上帝和主耶稣基督死里复活的人而言,我们愿意把自己的生命的结束完全交托给上帝所定的时间和方式,并且以喜乐之心面对身体的死亡,深信身体的死亡并不是生命的终结。


8、上帝吩咐我们关爱他人,尽量分担、减轻、消除别人的痛苦。医生的责任就是救死扶伤。基督徒也可为他人的医治向上帝祷告。但是,我们必需承认,人的生命不仅是身体或物质性的,更有灵魂的方面。上帝有时也会使用痛苦使得我们最终在灵命上得益处,使他自己的圣名得到荣耀。因此,即使在痛苦之中,即使我们的疾病没有得到医治,即使我们面对死亡,我们也当更加深入地反思生命的含义,归荣耀给上帝。


9、人的生命具有神圣性。但是,我们所强调的并不是抽象的生命权,因为生命的本质不是停留在生物或物质的层面,当然也不仅仅局限在属灵的层面,而是体现在生命的各个方面,特别是自由上,尤其是人的政治自由。政治自由也称为公共自由,就是将每一个人的自由集合为集体性的政府权力,就是人们自由的制度化。因此,公共自由或政治自由就等同于“民族或人民自己的政府”。[1] 这种政治自由体现在宗教自由、言论自由、结社自由上。一旦丧失这样的政治自由,我们的良心就会受到打压和摧残,就无法活出上帝赐给我们的荣耀和尊贵来。


10、中国人习惯于把自由局限在个人心灵的层面,目前很多基要派的基督徒也是如此,他们认为只要我们的灵魂得救、感觉良好就算是得救了。这绝不是圣经中的启示,这乃是来自魔鬼的毒酵,目的是要麻醉我们的神经,残害我们的身体,毁灭我们的家庭,好让这个世界彻底沦落在罪恶和绝望之中。心靈的自由不是像大海的孤島那樣,心靈的自由與其他的自由是息息相關的,比如言論自由、新聞出版自由。不說出來的真理還是真理嗎?不能公開表達的信仰還能說是有信仰自由嗎?上帝当初拯救以色列人,绝没有任凭他们继续在法老的专横统治下自我感觉良好,而是带领他们出埃及,经旷野,要在迦南地建立自由的共和国。在新约时代同样如此。我们必需明白,任何社会进步和革命所要争取的都是政治自由,因为人类心灵的自由是不受任何外在的条件局限的。但是,没有政治自由,我们所谓的心灵的自由就会流于空泛,甚至是自我安慰、自欺欺人,只强调所谓的心灵自由的基督教最终就会成为麻醉人民的精神鸦片。更重要的是,当圣经中宣告以色列人得自由时,他们所得到的自由绝不是抽象的心灵的自由,而是摆脱埃及法老所代表的暴政,直接生活在上帝所启示的使人自由的律法之下。因此,我们接下来所要阐明的是个人自由就是这种上帝及其约法之下的政治自由。这种自由在本质上始终是个人的自由,但在其实现上得到了制度性的保障,能够随时体现在政治或公共领域中。

——————————————

[1] 伍德,《美利坚合众国的缔造:1776-1787》,26页。

71 次瀏覽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