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的“小梅花”与欧洲的乌克兰——探索深植于文化底层的恶

作者:Lucas




我親愛的弟兄們,你們要明白:你們每一個人要快快地聽,慢慢地說,慢慢地動怒,因為人的怒氣並不能實現上帝的義。(雅 1:19–20)


不同的事件一样的问题

2021年底,因着江苏省徐州市丰县欢口镇干部组织的一次给低保户献爱心的活动,以及随后的抖音博主的直播,将一个用铁链锁在阴暗房间里的女人带到了互联网上,从此揭开了一个震惊全世界的黑暗世界。极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个这个据说叫小梅花却没人知道他真实名字的的女人一时间成为家喻户晓的名人,甚至一度为欧美主流媒体关注。直至冬奥会期间,热度依然不减。美籍华裔“中国人”谷xx在冬奥会上获得金牌,在微博上获得11.4亿的关注流量,但是徐州铁链女事件的关注度高达41.9亿次。

這件事情之所以刺痛人們敏感的神經,並不只是拐賣婦女,还有長達二十年的非人虐待。与此同时,与民间的关注形成巨大的反差的是而官方的“表面不作为”,让这件事离真相越来越远。因此,引发了大众出离地愤怒。随着这种愤怒的情绪的蔓延,逐渐从地方政府转向了特定区域的民众。

一时间,针对徐州的各种贩卖人口的数据被公布网上,以及徐州人的种种劣迹亦被曝光,还有人挖出了徐州发生的其他拐卖妇女被虐待的事件。虽然笔者身为徐州人,自幼深知徐州人的劣根性,但是,如此给广而告之似乎是第一次。一时间,徐州人仿佛被扒光了衣服,游街示众,徐州成了21世纪中国网民眼中的人间地狱。于是,网络上纷纷有“正义”人士跳出来,声明如果徐州政府没有能够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就要全面抵制徐州产品。有好事者,已经列出一个徐州产品的清单,号召大家公开抵制(多么熟悉的味道)。更有甚者,声明要与徐州人乃至整个江苏人绝交。

徐州的事件热度未减,遥远的欧洲发生了一件更大的事情。2月25号,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爆发了欧洲八十年来最重大的战争,一时间举世哗然。值此时,加拿大的自由卡车运动尚未平息,美国的自由卡车队伍正要启程,徐州的铁链女依然下落不明,但是全世界的焦点齐刷刷地聚焦乌克兰。因此,有网友开玩笑说,俄罗斯拯救了加拿大政府、美国政府和徐州政府。

作为二战以来,人类爆发的最重大的战争,在当前国际体系之下,联合国五常之一公然出兵侵略一个主权国家,显然不能被接受。几乎全世界(少数国家除外)同时站在了俄罗斯的对面,警告与制裁纷至沓来,西方各国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开足了火力瞄准普京,俄罗斯成为了众矢之的。

但是,随着西方制裁的加剧,很快矛头不再是普京和俄罗斯的政府,遭殃的更多的是俄罗斯的普通民众。俄罗斯的商品被全球抵制、俄罗斯人成为过街老鼠,各国际零售业巨头纷纷停止在俄罗斯的业务,欧美的许多产品不再卖给俄罗斯。俄罗斯一夜回到二战前,甚至美国的两家俄罗斯人的加油站也逼迫关闭,因为他们是俄罗斯人开的。西方人(政府和民众)很快在制裁和对付俄罗斯人上找到了高度一致的方向和道德制高点。陆续有瑞士银行冻结普京及俄罗斯军官的账户,普京的女儿在伦敦的房子遭到抗议人士的围攻。更有甚者,最近德国慕尼黑的一家医院发布通知,不再收治俄罗斯和白俄罗斯的病人。西方世界甚至兴起了一股抵制俄罗斯文化的风潮,俄罗斯作曲家的作品被拒演,俄罗斯的文学和历史作品被抵制。甚至在社交媒体上,出现了逼迫别人站队的风潮,只要你不支持乌克兰就是与独裁者为伍。更有甚者,持不同立场的基督徒在互联网上厮杀,甚至反目成仇。



谁是真正的恶人?

拐卖人口的人贩子固然十恶不赦,从人贩子手里买下女人并且长期虐待的农民也不是无辜可怜。渴望解救锁链女的数亿围观愤怒的人群自然有可称道之处。这表明了在人的里面有一种共有的普遍良知,这良知按照某种看不见的绝对的道德原则在运作。但是只有愤怒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因为这将整个问题的根源指向了贩卖人口的人贩子、买媳妇的无知农民以及包庇恶行的地反官员,似乎处置这些人,悲剧就不再发生。问题是,这个世界恶人只有这几个?

笔者自幼在徐州农村长大,并亲眼目睹外地女人被拐卖到本村,沦为村里光棍的“媳妇”,而这些女人一旦被卖到村子里,就很难逃出生天。徐州作为交通要道尚且如此,其他偏远山区就更不用说。其中一个主要的原因就是几乎整个村子的村民都在帮忙“看管”这买来的媳妇,以防止她们逃跑。这些人表面上看是基于邻里乡情,实质上共同参与作恶,而另外一些旁观者则成为平庸的恶的一部分。

从更深层的角度来说,拐卖人口之所以盛行,是因为有“市场”,这市场的存在是基于“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文化传统,而女性只是实现这一目的的工具。而物化女性是根植于中国文化基因里的结构性罪恶(Structural Sins)[1]。三妻四妾的传统自不必说,至于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虽是民间诨话,但是也无形中透露出中国男人对女性的轻蔑。而文人士大夫阶层可以为了自己畸形的审美,将中国女人的脚折断,裹起来一千年之久,还是美国的宣教士在中国开办的“天足会”,推动了放脚运动,才解放了中国女人那双可怜的脚。但是这个运动开始却遭到了中国人的强烈反对和抵制,因为大脚的女孩嫁不出去。

有人认为这是封建时代的旧思想,现在已经不同。但是,即使是在所谓的新时代,当代的所谓“妇女解放运动”带有强烈的政治意识形态的意义。本质上并不是对妇女的解放,而是对妇女的变相奴役。因为二战之后,男性劳动力的缺乏,女性被迫要承担家家庭里的责任,同时还要承担家外原本男人要做的苦力。被“解放”了的妇女,无疑就成为社会的生产力。而在特定的处境中,女人的子宫从来都不是自己的,一直是为国家和民族的大局服务的。当国家需要,就有无数英雄母亲的伟大事迹,当国家不需要,女人的子宫就被放进节育环,不准怀孕。中国实行计划生育四十年,少生四亿人。[2]而其中三亿三千万少生的人口是通过堕胎的手术完成的。在这三亿三千万被杀死的婴孩中,绝大多数是女婴,因为男孩才是“香火”。(在中国的医院,有一项特殊的政策,就是禁止为胎儿做性别鉴定,因为一旦允许性别鉴定,许多父母会选择把女孩堕胎,而保留男孩。)直到这些男孩长大成人,到了要娶媳妇的年龄,才发现他们的媳妇当年已经被杀死了,这就构成了中国社会男女比例严重失衡的奇特现象。很多国人非常困惑,为何在中国贩卖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可以判十年刑期,而贩卖妇女和儿童只有三年到五年?立法者的逻辑非常简单,在贩卖女性和三千万光棍所带来的社会问题之间,当权者选择了后者。也可以说这种法律伦理是基于中国的民情秩序,一种物化女性的文化传统。

也正是这一社会性问题,造成了中国新新时代适婚女孩炙手可热的现状,一时间高额的聘礼和房、车等婚前必要条件成为压垮无数家庭的大山。形成了另外一种“卖方市场”的奇特现象,适婚女孩奇货可居,价高者得。金钱和物质的崇拜成为中国年轻女性的核心价值,“女人做的好,不如嫁的好”是流行的信念。在这个由于男女严重失衡的大时代的背景下,婚姻俨然成为一桩桩买卖,有的是被自己“卖”的,有的是被父母“卖”的,多数人是被整个社会的文化“拐卖”的。价码是房子、车子、银行的存款和男人的收入以及婚礼的时候,挂在新娘脖子上那明晃晃的金链子。这个金链子和拴在小梅花脖子上的铁链子没有本质上的区别,蕴含的意义都是对女性的物化。只是一个价格如此高昂,让人望而却步,一个价格如此低廉,使人蠢蠢欲动。从某个角度来说,也正是那一根昂贵的金链滋生了无数铁链的社会空间。因此,中国的女人沦为了自己的欲望和男权社会游戏规则的奴隶,每一个人脖子上都拴着一根无形的锁链。

同样的视角放在西方社会对俄乌战争的回应依然有效。当然,无论基于什么样的目的,公然发动侵略战争都是不公义的,我们必须谴责独裁者的野蛮,以及战争对无辜民众的杀戮终将会受到审判。但是,如果对这一事件的反应只有愤怒、谴责和站队,那事情就太简单了。在键盘上和手机的屏幕上敲击几个字,骂骂人是很容易的。大家一致都认为普京是这个时代唯一的恶人,俄罗斯是罪恶的根源,似乎肢解俄罗斯,审判普京,这个世界就会天下太平。问题真的是如此吗?

国际政治问题远比一个农民买卖妇女的问题要复杂的多,很多的内幕人们不得而知。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战争挟裹着整个西方的世界,远比我们能够看到的要复杂的多。先不说欧美国家在过去疫情期间,强推疫苗护照,对抗议人群实施暴力镇压,剥夺自己国民的自由和权益,已然在这件事上丧失了道德的制高点。就单说俄乌战争这件事,美国一早就发出警告说俄罗斯要入侵乌克兰。那就说明西方已经掌握了足够的信息和情报,确知俄罗斯将会发动战争。以这场战争的性质和目的来说,西方各国政府和政要手中完全有足够的牌可以避免这场战争,但是他们没有。直到战争爆发,他们递出去的不是橄榄枝,而是烧火棍。这里面有多少的利益纠葛,有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谁又说的清?

而西方主流媒体更是双重标准,对本国发生的种种政治丑闻和黑暗,政府对人民的镇压视若无睹,却对远方的战争争先恐后。西方民众一样在这件事上反映出一种分裂的价值信念。在2020大选期间,鉴于很多人对大选的结果表示质疑,特别是邮寄选票和推迟计票的操作。但是,许多支持民主党的选民在不同的社交媒体都公开地表达,为了让川普败选,采取任何的手段都是可以接受的。意思就是“结果正义”,只要结果或者目的是“对的”,可以不择手段。如果这个原则可以被接受,那么为什么普京以捍卫俄罗斯的民族利益为目的的侵略战争不可以被接受?如果我的目的是首位的,其他人的利益都可以被牺牲,那就没有什么事情是正义的。

拐卖妇女和买卖妇女的人是恶人吗?是的。公然发动侵略战争的独裁者是恶人吗?当然。但是只有他们是恶人吗?当然不是。因为在人类的历史中,人们已经抓了几千年的“坏蛋”,干掉了希特勒还有斯大林,干掉了斯大林还有……,坏蛋抓不完。所以,这个问题的根本不是谁是坏人,以及我们是否要谴责恶人,我们还应该更进一步,去思考是什么原因产生了这些恶人。


没有出路的愤怒

今天西方世界对乌克兰的态度与中国网民看待锁链女的心态和动机甚至是模式基本一致。数以亿计的中国网民合力要将铁链女拯救出来(当然若能拯救出来是值得称道的事情),似乎解决这个问题,中国社会就充满了和谐与美好。但是整个事件极少人认真深刻地反思,构成这一社会丑恶的根源问题。因此,铁链女与其说刺痛了国人的神经,不如说刺破了国人努力建构的一种国泰民安岁月静好的虚假偶像。那一幅冰冷的锁链,就是这虚假的盛世宏图上的污点,如骨鲠喉。问题并不在于徐州丰县和董志民,毕竟在过去这些年,人们随着各地爆发的争议性社会公共事件,已经轮番地将其他省的人歧视了一遍,攻击了一遍也抵制了一遍。每一次,人们总是能够从攻击其他恶人的身上得到一种短暂而表面的正义感。但是,这种正义感本质上是虚假的,因为人们愤怒并不是因为对罪恶本身的恨恶,而是不能接受这一件事情如此发生。当俄乌战争爆发的时候,同样的一群人,转身在网上叫嚣着要“引进”乌克兰的美女,解决中国数千万光棍的婚姻问题。[3]实际上这种表达已经不是第一次,新浪和每日头条早在2019年就已经发表过这样的文章。[4]基本上,中文语境下,所有人都知道“引进”是什么意思。

这就如整个西方从民间到媒体到政府都在批评俄罗斯侵略乌克兰,而且举世界之力要把乌克兰从战争的锁链中拯救出来。于是,西方的各国政府突然站在了一个道德的制高点,有了一种围观的正义感,来统摄民心。在此过程中,主流媒体没有一家能够深入地分析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乌克兰战争。在过去这些年,乌克兰成为腐败重灾区,成为西方政要和权贵资本的洗钱中心。可以说,乌克兰的战火焚烧的除了无辜平民的房子和士兵的身体,还有的就是政治与资本精英那污秽与肮脏的交易。乌克兰的战火撕破了西方全球主义和自由派努力建构的世界新秩序的乌托邦。

我们当然要反对俄罗斯侵略乌克兰,但是拯救乌克兰脱离战争并不是我们的盼望,也不会带来这个世界的和平。因为整个世界随着西方基督教文明的没落,正在被黑暗的权势捆锁,这是结构性的罪恶。

今天全世界在铁链女和乌克兰的战争所表现出的愤怒,从某个角度来说是可以理解。但是人们发泄愤怒的方式却颠覆了这种其愤怒的道德基础。当愤怒的矛头不在指向恶本身,而是被地域、民族、国家这些群体身份所含括的个体时,就表明了这愤怒并不是基于绝对圣洁公义的义怒,只是因着人的私欲而产生的自以为义。这种自以为义根本无力解决目前这个世界正在发生的问题,更无力解决苦难的根源。因为这种基于人的自以为义忽略了问题的根源,他们把世界的苦难视为是“那些恶人”导致的,只要除掉那些恶人,就可以了。而不是基于对邪恶本质的认识和憎恶。正如两千年前,陈胜吴广在大泽乡的一声怒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些农民的愤怒不是对暴政和极权所产生的不公义的愤怒,而是质疑,凭什么是他,不是我?皇帝轮流做,明天到我家,才是底层逻辑。因此,当他们杀了皇帝之后,自己就成为了他们曾经厌恶的皇帝,成为下一个被推翻的目标,这是中国两千年封建王朝历史的主旋律。那屠龙的少年最后都成了恶龙,这是对人性最真实的描绘。真正恶的不是黄金上的恶龙和庙堂之上的皇帝,而是江湖之中的每一个人。

这种人的自以为义的愤怒不仅不能为社会的改变带来任何的动力,反而制造更多的暴力。正如国人在反日游行中砸毁中国人买的日本车一样,以对自己同胞的暴力来发泄另外一个民族的暴力的不满,没有比这个更加荒谬的。荒谬与愚昧同行,愚昧的根源是道德的丧失。

为何这样的愤怒根本没有出路,因为这愤怒掩盖下的是当代人分裂的价值观和无处安放的良心。无论是东方还是西方对这两件事的回应,反映出人内在价值观的分裂或者双重标准。换言之,人们对待不同的事情的价值标准是不同的,而不是一致的。道理很简单,因为整个时代的核心价值是一种相对的道德主义观念。因此,不仅不同的人群之间很难统一,即使是同一个人面的不同的事件也很难统一。

另外,无论是国人对待小梅花事件还是西方对待乌克兰的事件,所表现出来的态度与他们所确信的价值信念是冲突的。当我们探讨诸如婚外情、同性婚姻、堕胎、吸毒、儿童性教育及政治腐败时,多元主义者或者道德相对主义者倾向于认为,你不应该将一种道德标准强加给其他人,人只是一种社会构念(Social construct),每个文化处境中的人都可以基于自己的文化习惯和传统建构自己的道德准则。因此,批评同性婚姻和反对堕胎就被视为缺乏爱心和包容,是一种宗教霸权,甚至是专制与野蛮。因为这些行为只是每个人基于自己的爱好做出的选择。但是,同样这群人,却要求全世界的人必须站队,判定俄罗斯的侵略是不道德的,不支持乌克兰是不道德的,拐卖妇女是不道德的。他们全然没有意识到,如果道德是相对的,批评者的准则是什么呢?如果绝对道德律被否定,那么道德评价的支点就被拆除了,因此,没有人可以基于自己的道德标准去批评和审判任何人,否则就违背了自己的信念。


同样的自我矛盾也反映在他们对普通俄罗斯民众的态度上。在西方(尤其是美国)社会中,种族歧视俨然成为一个高敏感度的政治正确的议题,但是那些高喊平等与反对种族歧视的人他们本质上并不真的在意那些被歧视族群的生命的尊严。真正的反种族歧视只能基于一个事实,就是所有的人都是按照上帝的形象被造,因此所有的种族和生命都具有同样的尊严和价值。当人们抛弃这一前提,必然每一个人都会成为种族主义者。因此,BLM运动以反种族歧视的名义打砸抢烧,殴打与抢劫白人和其他族裔成为政治正确。这些高喊反对种族歧视的人,转身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抵制俄罗斯人,针对俄罗斯的普通民众发动各种语言、网络的暴力的攻击。这就表明了当下西方主流世界的种族议题,只是一种操纵民意的政治话术,而非真的尊重每一个个体生命的尊严。他们的行为表现出来的是我可以按照我的需要来定义什么是歧视,什么不是,标准在我的手中。当政治立场和价值观念需要的时候,有些人是可以被歧视的。因此,他们的价值观念印证了他们行为的虚伪。这就使得今天西方世界针对俄罗斯民众的制裁和攻击是荒谬的,因为他们根本找不到道德支点。尽管左派急于寻找并爬上每一个道德的制高点,但是全然不顾脚下的台阶已经塌方。


回到公义的源头

作为基督徒,我们当然要谴责人口拐卖和虐待女性,我们当然也要谴责独裁者的邪恶、不公义的侵略战争以及对无辜者的伤害。但是,这并不是基于我们个人的爱好、情感和道德准则,而是基于上帝的属性和律法,乃是相信这世界有绝对道德律,它适应于任何一个文化,任何一个族群,任何一种处境。基督徒对奴役女性、侵略战争以及同性婚姻、堕胎行为以及种族批判理论的批评都是基于同一个准则,那就是上帝的公义。如果不是降服于上帝的公义,任何人所表现出来的公义都带着虚伪的面纱,底下掩盖的是人的自以为义。

最重要的,这种人的自以为义除了给人带来短暂的宣泄的快感和表面的虚假的正义感,让自己产生自己是好人的错觉以外,对这个世界的改变没有任何果效。很快的,人们就会发现更多的小梅花,世界也从不缺乏普京。因为他们否认了一个重要的事实,每一个人都是这结构性罪恶的一部分。我们都是董志民、我们都是普京。我们都是那个贩卖人口的人贩子,在无数的时刻里,因着心中的不能见光的私欲,我们一次又一次地将上帝按照自己形象创造的人物化,以满足我们里面败坏的本性的满足和短暂的快感。无数次,我们渴望拥有一种能力,可以使我们的“敌人”屈服于我们的威严,甚至消灭他们,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如果不用承担任何的后果的话。但是耶稣说:你们要爱你的仇敌。

这个世界最终的出路不在于更多的人“觉醒”,而是觉醒以后知道路在哪里,基督徒也不能只是停留在发出更多的“愤怒的声音”,或者仅仅以个人的喜好选择如何站队,以至于对那些跟自己站不同队伍的人,口诛笔伐,甚至恶言相向。这个世界需要福音,唯有当每一个人能够真实直面自己内心人性的黑暗和丑恶,才能带来对真正光明的渴望与追寻。当人们在不断地满足于通过谴责其他的“恶人”来构建一种“我是好人”的假象时,这个世界仍然将会持续在黑暗中。因为“好人”不需要救赎,不需要光明,不需要福音,但是,每一个好人转身就会成为那个恶者。耶稣曾警告法利赛人说:從前西羅亞樓倒塌了,壓死十八個人;你們以為那些人比一切住在耶路撒冷的人更有罪嗎?我告訴你們,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圣经》路加福音13:4–5节)

在当下这两个最热的事件中,基督徒很容易迷失于眼花缭乱的各种媒体的信息和声音中。当然,我们也不应该谋求一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假象。只是如何回应这些事件,让很多人深感困惑,甚至有人指责教会对此置若罔闻。很多基督徒忙于站队,以表明自己与多数人站在一起。但是,如果我们的愤怒不是针对奴役和捆绑人的黑暗的权势,那么我们的站队的动机就是一种偶像崇拜,要在这个纷乱的世界中寻找一个短暂的虚假的安全感,从而失去了为光为盐的作用。光与盐的作用不是要找出跟我们一样的罪人加以攻击,而是揭发这世界表象背后的黑暗的势力。教会如何回应今天这个世代?当然为被奴役和战争摧残的人祷告,爱心的行动,竭力的帮助都是必须的,公开的谴责罪与恶的势力也是应该的。但是同时,我们也需要让世界知道:上帝的公义是一切人间不公义的答案。除非人们悔改,信福音,认识那唯一良善的耶稣基督,否则人不可能知道何谓善。除非人认识那位有位格的绝对公义的上帝,否则人没有任何的义。除非我们的文化连同文化深层的价值观念被福音更新,否则人类的文化除了制造更多的悲剧,不会带来任何的盼望。





[1] 541〈結構性罪惡,SIN, STRUCTURAL〉,《神學辭典(增訂版)》,輔仁神學著作編譯會,(台灣:光啟

文化事業),1072:1515。

[2] http://cpc.people.com.cn/n/2013/1112/c87228-23507548.html

[3] https://www.163.com/dy/article/G51S69MV0542OR9K.html

[4] https://kknews.cc/zh-my/world/66mlvll.html



133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