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阳

美国怎么了,我们该怎么办?

作者:沈阳 本文转载自 慕义学院 微信公众号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Uswc4TGE6nPrzHSYZx8L3w?fbclid=IwAR2gbrKGrZYUEdleBPwwlV4gzdrRUXlqTF4PMHgCtLn2OSIe7NM1sOM2Ct4)



我坚定地认为,此次美国大选中存在民主党大规模的、有组织的、有系统的选举作弊与欺诈运动。请注意,这里说的是“运动”,而不是“事件”或者是“现象”。这么说,当然是有依据的,依据就是美国在两党之外的最为中立的机构及其关键人物的正式行动或公开声明。

11月6日晚上,美国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小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 Jr.)当天晚上下令,要求宾夕法尼亚州所有县的选举部门将所有选举日之后收到的选票单独统计。这的确没有达到特朗普关于停止计票的要求。如果最终发现晚到达的选票改变了当天的结果,最高法院或许会有介入的可能性,甚至可能揭露出民主党的确存在我所说的“大规模的、有组织的、有系统的选举作弊与欺诈”。如今这个结论正在被逐步证实。


美国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小塞缪尔·阿利托,美最高法院网站截图


又例如,11月6日,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主席特雷纳(Trey Trainor),出席Newsmax电视台的"国家报告"节目时说,仍在计票的各州存在选民欺诈现象,“尽管赢得了法院命令,允许特朗普竞选团队派观察员在宾州从6英尺外观看选票计票,……没有被允许以有意义的方式进入投票地点",“我们的整个政治制度是建立在透明度的基础上,以避免出现腐败……如果法律没有被遵守,那么这次选举就是非法的"。最后他说,特朗普竞选团队提出的诉讼是"非常有效的指控",需要"充分审核",其中一些法律挑战最终会被提交到最高法院。


图:特雷纳接受Newsmax电视台采访截图


如今,川普的阵营指控民主党有作弊行为。他们也要去法院告,关键是证据。拿出来了实锤的证据,法院就会判他们作弊,但是没有证据的话,那也还是没用。是的,必须有证据。然而,作为一个专业的全世人士,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主席特雷纳(Trey Trainor)的声明,与最高法院的判决,客观上遥相呼应。


因此,最新的进展,坚定了我本人和我在美国、在中国的朋友们关于川普总统连任空前增大的判断。是的,民主党发动了一场大规模的、有组织的、有系统的选举作弊与欺诈运动。此时此刻,我们不禁更要思考,究竟是什么使得民主党有了这样的系统性作弊的机会?


显然与三个最主要的因素是分不开的。第一个是疫情,另一个是疫情对经济的打击,第三个是邮寄选票。这三点都对川普不利。


关于疫情,公允地说,美国疫情发展到现在这种情况,川普肯定有责任,但也肯定不是全部他的责任,甚至主要都不是他的责任。美国的文化和制度特点决定了,无论谁在上面当总统,这次疫情都会发展到这种局面。


从文化层面上来说,美国本来就是有点自由放放任的,它不是中国那种草木皆兵的文化。所以美民众在疫情防控上总体就是没当那么回事。你换成拜登,大家就都听你的,戴口罩啦?


关于制度,美国是一个联邦的体制,在疫情的防控上,既有联邦政府的责任,也有州政府的责任,实际上最主要的是州政府的责任,而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之间,因为存在着这种派系上的矛盾,也会互相的扯皮。从二三月份川普发出旅行禁令之后,遭到民主党的猛烈反击就能看出来,后来民主党又把疫情的责任全都推到川普身上。


我们来看看美国初期防疫的事实。为了不影响阅读的美感,大家具体可看《川普总统前期抗疫记录》一文(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6824081)。可以说,在民主党人在美国防疫中的有组织邪恶行为,罄竹难书。利用国家灾难,趁机作死政治对手,不断妖魔化川普总统,民主党背景的左媒,真是不折手段。


第二点,疫情对经济的打击。在疫情之前,美国的经济情况是相当不错的,失业率也降到了50年代的最低,就连美国主流媒体他们一向反对川普,也是这样承认的。但是疫情一下子让几千万人失业,后来回转了一些,但是仍然有大量人失业,这种经济打击也对川普不利。


也有在美国的专业人士对我说,美国10月份下旬经济统计数据有出来,同比增长百分之三十多,只是美媒不报。因为经济是美国选举当中最核心的政策考量,经济不好,民众自然就会把情绪反映在现任总统身上。关于这一点,我们以后在一篇具体的文章中再谈。


接下来的是第三点,这才是最具有决定性的因素,影响了这次选举,就是邮寄选票。美国传统上的选举都是当天现场投票,当天计票。以前也有邮寄选票的情况,但是邮寄选票总是少数,但是今年邮寄选票变成了主要形式。


支持民主党和支持共和党的人,他们在投票方式上有很强的偏好性,民主党的人很喜欢邮寄选票,共和党的很喜欢现场投票。民主党以疫情为由大规模的推动邮寄选票。就导致对拜登的支持率高就显示出来了。


受到上面三种不利因素的影响,现在这种局面打的这么焦灼,双方总票数上也没有相差很多。如果没有疫情所导致的现场投票川普是确定当选毫无疑问的。


这次美国大选是美国历史上严重的宪政危机,但是我相信美国现有的制度设计是能够化解这种危机的。川普的阵营准备向法院提起诉讼,这些诉讼依次经过州法院,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和最高法院,最终会有一个结果。


我还是相信美国的司法,美国司法的独立性。这个是真的,不是装模作样的。川普既然提起了诉讼,那么法院的判决,如果到了最高法院给出了最终的判决,他也必须认的,这个是没什么疑问的。


如果到了最后期限法院仍然没有判决解决这个问题的话,那最后就推给众议院和参议院来解决问题,所以最终是能够决定出总统。

但是诉讼存在着严重的法律风险,就是对未来选举的影响。由于今年大规模的邮寄选票已经成为确定的事实,以前从来都没有这么大规模过,所以这就要看川普阵营的诉讼是怎么提的。

如果他们提起要求邮寄选票不合法,最高法院一旦否决了这个要求,认定邮寄选票是合法的,由于美国是判例法国家,那么这个判决以后会一直有效,那么邮寄选票就获得了法律上确定的地位,以后无论多么大规模的邮寄选票都必须接受。这就彻底颠覆了传统的投票方式。

考虑到上面说的支持民主党和支持共和党的人,他们的那种投票偏好性,对共和党是非常不利的,以后共和党想赢就更困难了。

如今我们真是深深地感慨,一个病毒改变了美国的投票方式。这种投票方式的改变,是制度性的,是结构性的,也是趋势性的,对美国的影响可能比当前赤裸裸的作弊影响更大。

最后说一个观点的话题。在我所建的“工商企业界朋友圈”微信群里,我们讨论了选民资格认定的问题。都说美国没有户口和统一的身份证制度,选举资格鉴定漏洞很大,可以说防君子不防小人,全靠所谓的道德。美国的选举制度,是为有敬畏有德行者设计的。现场投票,其实是考验公民参与重大政治事件诚意的最低门槛。

的确,本届大规模邮寄投票,给舞弊作假和缺乏思考和诚意的投票提供了极大便利。然而,美国的统一身份证制度,几乎没有可能得到实施,普遍政治参与的门槛,就是现场投票,这道防线不守住,以后滑向更便利的手机投票,美国的民主离败坏和崩溃就不远了。

有人提到了美国需要建立户籍制度。户口制度的目的,是把人固定在一个地方,这是一种大一统的思维才设计出来的。并不是为保证选举公正设计的。统一身份解决不了美国的问题。事实上美国多元性的身份证明制度非常便利,这才是有自由的表现。选举的问题出在邮寄。


密歇根州共和党主席:6000张投给特朗普的票被算到拜登名下


听张洵弟兄节目介绍,川普要求计算合法票,而拜登们要求计算每一张票,拜登等民主党人的这个说法已经在蚕食美国宪法。民主党一直在以进步的名义拆毁美国的立国根基,就是以基督教精神为根源的宪法。


政治科学的研究早已表明,也被我们的经验所证证实,投票方式不断推陈出新是天然有利于民主党的,从统计学上来说,民主党人更愿意接受新事物,共和党人比较保守,只要不断更新选举方式,民主党无需作弊就能赢。


美国这次选举失败的原因就是邮寄选票造成的当日未出结果。传统上美国选举是速战速决的,当日现场投票,当日出结果。所以才叫election DAY。现在的选举变成election month,甚至election season了,美国肯定要出事啊。很大程度上我们可以说,这是为未来塑造大规模的政治动荡、以至于内战埋下了隐患。


这次绝对是邮寄选票改变了选票结构。正常年份美国投票率只有一半多一点,今年投票率67%(就是有投票权的人当中100个有67个人投了票),这个投票率创了记录了。而在有些州的邮寄投票率达到50%以上,成了主要的投票方式。


支持民主党的人很多都不愿意去现场投票,如果没有邮寄选票的选项,有很多人其实最终就放弃投票了。但是既然邮寄选票,而且空白选票已经寄到家了,那就顺便投出去了。这样就一下子改变了选票结构。


美国的这种改变,比作弊可怕多了。提出来,我们写下这篇文章,目的就是希望公号读者中的美国共和党选民,将这个问题重视起来。无论如何,美国要阻止这个趋势定型,泛滥成灾。

最后谈谈我自己个人。我强烈建议那些对美国的保守主义、甚至是对美国的文化与制度感兴趣的朋友,耐下性子来看看接下去的观点。这涉及到美国哈佛大学教授伯尔曼《法律与革命》《信仰与秩序》、法国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旧制度与大革命》、德国社会学家韦伯《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以及哈佛大学亨廷顿教授的《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里所说的共识性命题。




我是这方面的专业学者,出版过《正义一元论:从民情到法政》《公义与良善:自由民主的十字架路标》两本专著以及慕义书院公号文集《惊涛骇浪:沈阳纵谈家国处境里的智慧》等书籍,所以对上述前辈先贤的研究,有过与时俱进的、进一步的、系统的思考。

对我来说,写下一系列为川普和美国共和党辩论的文章,就是在现在为我的孩子未来的生活和教育环境战斗。


在我看来,美国要改变,共和党至少连续执政24年。但这,几乎是很难的。即便如此,我们也要保守在美国的圣经地带,不被民主党所腐蚀,所摧毁。这就回到了一个基本的命题,我们如何能够奠定基督教与保守主义传统之根基的美国基督教会。


委身一个归正的教会,并且为教会的保守归正持续的付出,就是在为孩子现在的生活环境战斗。我是华人世界最早公开挺川普的人之一,也在同一篇文章中警告了川普的性格所带来的风险。那是2015年11月3日,当时川普甚至还不是共和党的唯一候选人。此后,我写了一系列的文章,为川普鼓与呼。


我一位知名的弟兄写文章说,我是华人世界50个公开挺川的知识分子之一。


好几个月没挺了,前阵子一度忙得一塌糊涂,加上实在不想谈政治。但现在要谈了,而且要认真谈,系统地谈,因为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在我所建的“工商企业界朋友圈(群主沈阳)”微信群里,有好几位弟兄姊妹问我, 怎么样算归正的教会。


我的回答是,以福音为中心的教会,听上帝的话语并去行的教会。是的,感谢神,其实神让川普经历这样的时刻,让彼岸观火的我们,也跟着经历失败,实在是极好的机会,神让我们警醒,让我们知道我们的盼望不在美国,而是在天国。


对我们来说,就是在挣扎的挫折中建立信心,确认福音,委身并且爱护我们在中国的教会。

政治,尤其是美国的政治,则是另外一个场域。他是我们中国教会的话题,是反思的命题。我们最多就是写写文章。我认为这是好事。


这能够让我们做我们本分内的事情,例如专注于圣经的学习,也专注于自己委身使命,不至于随着世界的潮流而随意“改变”教会的根基。


至于下一步美国的未来。这要看共和党是否团结。我们已经看到,籍着这次大选,一个新的共和党完全成型。小布什这些共和党的老建制派什么的,的确影响选举,却早已出局。我们看看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共和党主导的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对川普的支持就知道了。我们再看看美国最高法院中的保守派格局,公开说是6:3,有人说还有一到两位是民主党的卧底。这并不那么要紧。毕竟,民主党不可能如某种黑社会般的手段来直接命令保守派中的这些自由派卧底。这就为法律人、法学家的职业良知提供了独立的空间。


那些在位的参议院众议院州长什么的,大概率会清楚地支持川普。因为他们的利益,整体上是和现在的共和党是捆绑在一起的。他们能上去,也共享了与川普一样的选战环境。一起构成了现在的共和党建制派。反而来就可以说,小布什家族,是彻底的已经被共和党新兴变革运动所淘汰了的、老的既得利益集团。


不要夸大老人在美国政治中的作用。他们的作用,更多是符号的,是心理的。


这点真要感谢川普,他为美国留下了川普主义,确立了一个由新生代加盟、老中青三代人良性组合的共和党政治家集团。这方面,我们能列举的三代、尤其是新生代政治家人员名称,比比皆是。当然,民主党也有这样的团队,是更加激进。


我知道某些共和党人正在做秀。作秀成为群体行动,也是有动员力的。川普的局面远远没有想象得糟糕。

但最终决定的,大概率是上帝圣灵的运行,尤其是是否在最高法院中运行。

这就很难说清。因为违反摩西十诫第三诫的,我们绝对不能“妄称耶和华的名”。

都说西方文明的核心是基督教文明,对“基督教文明”的限定是“基督教”,对“基督教”的限定是“基督”。对“基督”位格属性的唯一权威的解释在圣经,尤其是福音书,也就是聚焦耶稣的死和复活所表明的替代性救赎,就是要我们关注人的永生永死,区分天国与人间。


论到上帝的旨意与我们自己的意愿,被称为旧约圣经中的福音书的《以赛亚书》有明确的宣告。先知以赛亚说,

“当趁耶和华可寻找的时候寻找他,相近的时候求告他。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归向耶和华,耶和华就必怜恤他;当归向我们的神,因为神必广行赦免。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天怎样高过地,照样,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我的意念高过你们的意念。雨雪从天而降,并不返回,却滋润地土,使地上发芽结实,使撒种的有种,使要吃的有粮。我口所出的话也必如此,决不徒然返回,却要成就我所喜悦的,在我发他去成就的事上必然亨通’”(以赛亚书55:6-11)。

可以说,美国走到今天,走向分裂,除了所谓的法律共识,共识已经不多了,这是这个国家的移民文化所决定的,是基督的“救恩不可遗传”的铁律决定的,是美国走向现代化、全球化和世俗化的必然。


我们能做的,就是承认这个必然性,勇敢地面对这个挑战,慧慧地回应挑战。


我想说的是,不可阻止的上帝圣灵一定是自由运行的,关键还是看三一上帝是否愿意如我们所期待的那样来保护美国的基督教社会与美国教会。


也要知道,美国的基督教社会与美国的教会,有很大的交集,又有很大的分野。看似两个群体,又很不一样。


个体在基督里的信心,结构与利益的权衡,现实生活中的博弈(舆论只是参与者之一),这些是交织在一起的,互相嵌套,形成一个共同的人类社会的现实。


其中的关键,是我们肉眼看不到的,那就是上帝自己的旨意,他以十字架救恩为中心,圣灵自由运行。


也不要以为所谓基督教群体(社会学概念是“泛基督教群体”)中的成员和他们的专职人员(例如牧师、神父)就是支持共和党的。


都有利益,都有自己过往的经历和对未来的看法,都有恨爱情仇,都是根据上帝的形象造的,都是罪人,都有偏见,有重生的、也有不重生的,有麦子、也有稗子,还有神学模式和宗教派别的巨大差异,这就增大了我们属灵分析的难度。


更是简单的政治科学、甚至是目前被媒体糟蹋了的选票数字所无法预测的。


尤其是对媒体,舆论就是随波逐流,也可以被塑造,甚至还有各种的骗局,有些是自欺欺人的。我是不信任舆论的。我自己就做媒体,在不同的媒体里工作,因此,我很了解、甚至有些理解左媒对金钱的热爱和对川普的反感。


让我坚持到了今天,仍然愿意讲福音,只能说是上帝圣灵的大能。


基督教有些派别的观点是,似乎以为我们自己能支配上帝的行动。另外一些派别的局限是,以为上帝一定会拒绝人们对上帝的祷告,而忽视圣灵的作为。这些都是不对的。


人类社会的各种活动,看似自由,实际上是在上帝的主权之下。难题在于,我们究竟如何讨论上帝的旨意。这需要我们认识上帝,进入圣经,如约翰福音那样所说“信入”耶稣基督。


对教会来说,关键是学习圣经,所以教会绝不能停止对圣经的学习。这不是正统教义那么简单,而是在圣经中确认我们的信心。我现在就在看我自己的信心,也在反思。借着这次大选,上帝提醒我,我应该委身教会,思想天国,而不是美国。


其实以前也不是说美国是天国,但如今是进一步确认了。这是感恩的事情。我们说美国不是天国,不单单是一个命题,而是一个信心的宣告,就是我们愿意与耶稣同死,同埋葬,同复活,也愿意一起承受今生的困难,这样就有天国里永远的荣耀。


(图片丢失)

(美国刚刚连任的参议院议员、2016年总统候选人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特朗普不应承认败选 否则共和党永远不会有当选总统)


这些是那些不信主的所谓保守主义者不懂的。他们和左媒一样,都是随风变动的草,在水面上的浮萍。正是这个群体,参与伤害了共和党的根基,实际上是参与损害了美国宪政的根基。

我坚定地认为,真正的保守主义,必须是在道、圣灵和教会中与基督联合的保守主义。这种保守主义是基督徒所特有的,也是在福音中“拿得起,放得下”。


这样对我们说,今生的挫折算什么,还是不以成败论英雄。


这就是我愿意为川普独立辩护,也区分于别的“保守主义者”的特点所在。


这些观点写在我的几本书里,在《正义一元论:从民情到法政》《公义与良善:自由民主的十字架路标》两本书里,尤其是在后一本书的序言里对一种真正的保守主义的梳理。因为五本书在美国出版,这些观点都是公开的。其中三本是可以直接从国会图书馆调阅的。


我是一个基督徒,一切的观点都没有可以隐瞒的,因此我毫不掩饰对美国的热爱和对民主党的反感,对共和党的期待,但我更关注的还是福音和我们的教会。

(END)

11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感受“大光”——读余杰《华夏转型二百年》

作者:張坦 (本文转自 “坦言”,原文链接在文末) 一、蜀中三子 余居之夜郎古国,向以“自大”著称。此病遗余,眼高手低不能自觉,除吾师姜澄清的庄学、吾友何士光的佛学,不屑其他。后赴蜀作文化公司,虽筚路蓝缕,也有川大川师川美教授十余众落草相从,遂以为华阳之国,也止廖化先锋。不期遇三同庚青年学子,曰彭强、余杰、王怡。彭强条理清晰,基督神学娓娓道来,千万线索经他一点即通;余杰笔锋锐利,文章大开大合,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