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则二十三 地方自治—《美国:以基督教立国》第四部分

作者:王志勇牧师

连载自《美国:以基督教立国—清教徒神学与英美保守主义建国二十五大原则》



原则:强大的地方自治是保护人类自由的基石。


1、治理总是个人性、地方性的。个人的“自治”(self-government)乃是人间最根本性的政府和治理,而地方自治乃是个人自治的保障。

2、不管是地方自治,还是联邦政府,都当保护、成全个人的自治,绝不能以各种方式损害、剥夺个人的自治。但仅仅是个人的自治乃是虚弱的、单薄的,个人必须在地方建立强大的自治机构,才能具体地捍卫个人的利益。

3、现代社会中摧毁个人自治的两大常见方式就是:国家主义与共产主义用暴力方式直接摧毁个人的自由和自治,而社会主义和福利政策则用收买方式使得个人放弃自己的自由和自治。

4、要确保个人的自由,必须有强大的地方自治政府。联邦政府主管国防、外交和各州关系,各州政府有自己的权力、法律、警察来管理各州事务,各郡管好各郡事务,各城管好各城事务,最后就是各家管好各家的事务,个人管好个人的事务,终极就是个人的自治。各就各位,各尽其职,各得其所,这就是公义了。因此,托克维尔强调:“凡是推行人民主权原则的国家,每个人都有一份完全相等的权力,平等地参与国家的管理。”[1]

5、托克维尔在考察美国的民主时强调目的就是让读者了解“美国的法制”。他指出其中的三大关键。首先是联邦形式:这种联邦制度把一个大共和国的强大性与组成这个大共和国的众多小共和国的安全性结合在一起。其次就是乡镇制度,乡镇制度不仅在制度层面上对多数人的专制形成限制,同时又让人民养成爱好自由的思想,并在具体的乡镇生活中掌握行使自由的艺术。托克维尔谈及的第三大制度就是司法权的结构,特别是法院的司法审查权。[2]其中,乡镇制度的建设乃是关键,直接关乎民心民情。

5、美国有三大地方行动中心,分别是乡镇(township)、郡(county)和州(state)。在这三大地方行动中心中,托克维尔特别强调乡镇的重要性。他甚至认为:“自然界中只要有人集聚起来就能自行组织起来的唯一联合体,就是乡镇。所以,不管一个国家的管理和法律怎样,一定都会有乡镇组织的存在。虽然是人创造并建立了共和政体、君主政体,但是乡镇却似乎是直接由上帝创造的。”[3]“自由人民的力量所在正是乡镇。乡镇组织之于自由,就好比小学之于授课。乡镇组织给人民带来自由,教导人民安享自由,学会让自由为他们服务。虽然一个国家可以在没有乡镇组织的条件下建立一个自由的政府,但是它缺少自由的精神。片刻的激情、暂时的利益或者偶然的机会能够创造出独立的代表,但潜伏于社会机体内部的专制迟早会重新浮出水面。”[4]

6、尽管乡镇自然存在,但乡镇自由却是最难实现。托克维尔分析说:“在各种自由中乡镇自由是最难实现的,也最容易受到国家政权的侵犯。全靠自身维持的乡镇组织,根本不是中央政府这个庞然大物的对手。为了能有效地防御它,乡镇组织必须全力发展自己,使全国人民的思想和习惯都能接受乡镇自由。所以,只有乡镇自由成为民情时,它才能够不易于被摧毁;而只有把它长期写入法律之后,才能成为民情的一部分。”[5]值得重视的是,托克维尔明确指出:“并非人力创造了乡镇自由。换句话说,人力并不容易创造它,就是说它靠自己生成。它是在半野蛮的社会中自己悄悄发展起来的。而法律和民情的不断作用,环境,尤其是实践,使它日益巩固。”[6]

7、在美国,乡镇不仅有自己的制度,还有支持和鼓励这种制度的乡镇精神。乡镇的活动有着明确的秩序,在秩序范围内又有着充分的自由。人们首先是乡镇的成员,乡镇的利益和他们息息相关,值得他们精心管理。美国人的生活中心在于乡镇,绝不是到州政府或联邦政府中升官发财。对于中国而言,要真正建立自由的国家,关键不是一些自命清高知识分子像法国人那样在大学、沙龙、咖啡馆里高谈阔论,关键还是要踏踏实实地建设乡镇。基督徒应当积极地参与乡镇的建设,教会应当在乡镇中建立自由而强大的生命共同体。在大城市中,教会应当积极参加社区的工作,使得社区真正成为相对自治的最基本的单位。

8、政治权力的一种自然倾向就是趋于集中,倾向于大权集于一身。不管把这种权力集中在个人手中,还是少数人手中,最终所摧毁的就是个人的自由和权力。不管是在法国大革命时期,还是后来希特勒的法西斯主义、斯大林的共产主义、毛泽东的社会主义,此类集权给人类带来了极大的危害。百年來,美國聯邦政府也一直處於擴權的狀態,通過一戰、二戰、冷戰、反恐戰爭,聯邦政府已然蛻變成一個龐大的怪獸。美国学者克里斯•爱德华兹指出,美国联邦政府在全国数百个机构雇用了210万文职雇员。庞大的联邦雇员规模给美国纳税人带来了沉重的负担。2019年,行政部门文职雇员的工资和福利成本为2910亿美元!从横向比较来看,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联邦政府雇员的薪酬增长速度明显比私营部门雇员的快。与州和地方政府雇员的纵向比较,联邦雇员的薪资也明显偏高。2018年,联邦雇员的收入平均比私营部门雇员高出80%。联邦政府雇员的收入平均比州和地方政府雇员高出47%。联邦政府雇员利用自己的地位,已经使这个群体成为一个拥有稳定的高收入就业的精英岛,与在市场经济中竞争的普通美国人相距一个汪洋大海。川普總統執政之後,重要的舉措就是推動聯邦政府“減肥”,卻遭到其拼命抵制和反撲——很多聯邦政府部門為了確保自己的奶酪的安全,參與了民主黨的選舉舞弊、將川普拉下馬的違法犯罪行徑。

9、要尽量把权力保存在各邦和人民手中,要时刻小心那些官僚们窃夺人们的权力。麦迪逊强调:“宪法赋予联邦政府的权力项目有限,而且都有明确定义。留给各邦政府的权力,数量众多,没有明确规定。联邦政府主要处理外交、作战、媾和、谈判、外贸;征税权是最后一项,大部分与上述事宜有关。保留给各邦的权利,延伸到所有对象,常规情况下,涉及人民生活、民权、财产;以及各邦内部秩序、环境改进和繁荣。”[7]

10、宪法的目的就是限制政府,核心就是限制權力的集中化。政治權力的集中化总是把决策权从人民在地方的自治转移给中央政府的官员,从而彻底摧毁人民的自由。确保人民自由的金钥匙就是人人投票,人人参与,人人发声。因此。米德指出:“英国和美国这样的国家最大的财富并不是有多少矿藏或者多么广大的农业用地,也不是说在银行有多少储备,而是整个民族的心态和习惯,是人们习惯于自我管理,能够自发推动商业发展,随时准备参加各种形式的自发和私人活动,但同时也习惯于历史悠久的有序自由。这种人力资本和社会资本是迄今最有价值的,也是迄今最难以得到的。”[8]

11、没有强大的联邦政府,就无法保持国家的统一和秩序;没有强大的地方政府,就无法确保人民自治的权利。但整体而言,联邦政府的规模要小,集中处理国防和涉外事务,要让各州和人民管理自己的事情。一旦联邦政府无限扩大,各州和人民的权利就会无限缩小,我们所面对的就不再是当初的建国之父们用宪法所建构的人民的自由的共和国。

12、根据美国宪法规定,美国联邦政府只有20项权力,比如国防,外交等重要的公共性权力。其他权力归州政府所有,当然州政府的权力也是有限制的。人民没有通过有形的授权的方式让渡的权力,政府不可涉及,更不可干涉。这样形成了美国大社会、小政府的局面。人民建立国家、组建政府时,因为公共事务需要,不得不通过立约的方式让渡出自己的部分权力,当然让渡出去的权力越少越好。人民自己能解决的事,绝不把处理权交给任何政府。基层政府能解决的,绝不把处理权交给州政府。州政府能解决的,绝不把处理权交联邦政府。

13、人民保留的权力越多越好,而宪法明确的生命、自由与追求幸福的三大自然权利,在任何情况、任何时候都不让渡。托克维尔敏锐地指出:“美国没有可以让自己对全国各地产生直接或间接影响的首都,我将这一点看作美国能够保持民主共和制的重要原因之一。”[9]他进一步分析说:“让地方服从首都,便是把全国的命运不公地交给一部分人,而且非常危险地交给一些自作主张的人。如此一来,手段的绝对优势便对代议制造成了严重的威胁。这种优势令现代的共和国犯了跟古代的共和国一样的错误,古代的共和国正是由于没有了解这一点而灭亡了。”[10]

14、提普·奥尼尔 (Tip O. Neill)有句关于美国政治的名言,“所有的政治都是地方性的”(All politics is local.)。选民总是希望政治人物关心他们,尤其是希望关心他们自己的切身利害。那些全国性与国际性的议题,如果无法跟个别的选民在利益或是心理上产生连结,选民们是不会在乎的。当然,选民也会关心远方的事物,关心世界的和平与正义。但睿智的政治家,总会想办法把这些遥远的议题包装成跟每个人切身相关的议题,也会设法让选民们在心理上跟这些议题产生连结。

















[1] 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上卷第一部分第五章,45页。 [2] 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上卷第二部分第九章,201页。 [3] 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上卷第一部分第五章,42页。 [4] 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上卷第一部分第五章,42页。 [5] 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上卷第一部分第五章,42页。 [6] 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上卷第一部分第五章,42页。 [7] 《联邦党人文集》,45篇,312页。 [8] 米德,《上帝与黄金:英国、美国与现代世界的形成》,436页。 [9] 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上卷第二部分第九章,195页。 [10] 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上卷第二部分第九章,195页。

6 次查看0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