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阳

大选保卫战的胜利与川普连任的改革机遇

更新日期:2020年12月9日

作者:沈阳 本文转载自 慕义学院 微信公众号

(原文链接 https://mp.weixin.qq.com/s/qhh7EIcchTRjC957xm9SPw?fbclid=IwAR31NAtHNrsUamwezDZwBLAUhGNoLT9iealTfX1Z-5OuSNOjbvKb7lR1YRY)

(封面图片来自NYTimes)


关于美国这次大选,从去年开始,我写了了不下二十篇文章。在疫情之前,主基调就是川普连任“铁板钉钉”的事情。即便疫情发生了,在川普看似四面楚歌的局面下,我还是坚持现阶段的美国民调是不可靠的,为什么是不可靠的。然而,到了美东时间11月3日当晚到第二天早晨,川普就大比分落后了。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民主党大规模、有组织性作弊。

当然我也认为美国面临着保守主义选民大量流失的宪政民主危机,因而也有强烈的忧心。所以,在当天中国的晚上,我请教几位北美的牧师同工电话后,达成了一个共识:如果上帝怜悯美国教会和他们的福音对象,川普就有机会。这样,即便遭遇,一是信任最高法院,二是信靠上帝,相信川普仍然存在大概率的连任可能。


完全反对某些中国弟兄姊妹对美国的言过其实的论断。他们认为美国是上帝就要放弃的索多玛或者是罗马帝国。最灰心时我一度也这么想,但现在不这么想了。


理由是,以我们对两个国家的教会的理解,在一般神学教育水平上(我指的是最高水平,而不是平均水平),中国教会这个学生至少比美国落后了四五十年,是学生就是学习的阶段。而在信徒在本国比例上,中国大约少了35%。如果说美国是索多玛,全世界哪个不是?正是在这位牧师跟我说了这些数字后,加上我们对美国的分权制衡与多中心制度的了解,我后来有了勇气写文章说川普连任有两大可能性。


果然,后续事件,如我们预留。最近川普连续发布推文说,“我赢得了选举”;至于拜登,在压力下,Facebook将其身份连降二级,从当选总统到候选人到“政治家”,小扎因干预大选则被起诉。民主党此次众议院选举遭遇滑铁卢,特洛西大概率无法连任众议院议长。共和党则强化了地方州的领导力和执政地位。


拜登则恐吓说,若川普拒绝合作,美国新冠死亡人数恐继续高涨,双方必须立即开始协调。这完全是做贼心虚、而急于抢权的表现。


此外,CNN被迫承认选举系统舞弊漏洞。大家最关心的还是美国最知名的律师,林伍德发推,已确定乔治亚州长和州务卿家族,从购买舞弊计算机系统机器中得到1.06亿美元回扣,而且还直接点名说拜登需要做来;前联邦检察官、现在川普团队重要律师鲍威尔女士,在电视台公开宣称“我从不说无法证明的话”。另外一个风向性指标是,鉴于整个案件正在快速向刑事指控方面转变过去,华尔街大亨黑石老板苏世民站队表态支持川普,圆滑的资本已经看出了押注拜登的风险。


美国传统媒体早已失去公信力,自媒体言论明显具有非专业性。在这场史无前例的“狂野”(WILD)的大选中,各种信息铺天盖地,鱼龙混杂,以假乱真。几乎所有人,都面临史无前例的“信息不对称”。如何在观察家所普遍忽视的细节中看到趋势?我想强调的一个基本事实是:在法律战中,最重要的不是你多少次做“无罪辩护”,而是对方是否有能力借着强大的司法技艺直接将一个“无罪辩护”的人一枪毙命。对,这就是司法,也是司法中的政治。


如今,我们清楚看到:大量实锤证据掌握在手,加上在共和党政治家团队的有组织支持下,川普完全掌控联邦行政大全,联邦政府、各地方共和党政治家团队,正在快速将会对美国大选的选票统计法律战,转向为大规模的刑事指控,并迟早走向大规模的政治性的“拨乱反正”。


剩下的问题只有,拜登要判刑吗?民主党还有机会吗?尤其是民主党是否还有机会这个,导向的是另外一个话题:美国两党制是否会逐步走向“一党独大制”?美国如何全面改革?


留给拜登的机会已经不多了。拜登应该主动自首,或许能给民主党人切割的一个机会。显然,在德国扣押的操控大选服务器和相关人员,就是足以给民主党“一枪毙命”的证据。我前面说了,不要看这家公司和民主党的支持者如何为自己做“无罪辩护”,而是要看共和党人团队能否拿出实打实的证据。


我相信林伍德和鲍威尔两位法律人的专业发言。我相信他们的诚实。在中国,我和无数的律师交往,他们水平可以很烂,或许也有私下的各种勾兑,但在常态下,作为法律人的职业人的理性,足以使得他们不至于公开地、大规模地说胡话、怪话和鬼话。更何况这两位还是美国大有影响力的专业律师。


很多人担忧美国的未来,是否会走向大规模的内战?或者共和党建制派,甚至主动与民主党建制派联合起来,以主动的妥协换取“息事宁人”的解决?正如北京的著名投资人、美国观察家陈虎先生在《剩下悬念只剩一个,是否将美国大选定性为里应外合政变!》一文中所问,“只有一个最大悬念了,如此史无前例有组织大规模犯罪,是定性为颠覆宪政的里应外合政变一网排干华盛顿沼泽呢,还是有所妥协一定程度切割来维系局势少动荡?”(很不幸,不知为什么,他几个微信公号都不在了;大家可以搜索此文标题阅读陈先生其他文章)


我基本的看法是,在现阶段下,主动寻求妥协、获得谅解的,大概率是民主党建制派中那些卷入不深的人士。他们要做的必然是,尽可能与拜登、奥巴马等人在法律层面切割。而在共和党政治团队那里,在基督教的和解传统、联邦共和妥协精神下,绝不至于走向斯大林式政治清算。而是走向“分类对待,精确打击,定点清除”的反恐怖主义式法律清算道路。


最近,随着美国大选的深入,川普在2018年9月12日所签署的《关于在外国干涉美国大选的情况下实施某些制裁的行政命令》(可以在白宫网站上查询到),开始进入大众视野。根据这项规定,总统有权力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采取采取紧急措施,对“干扰或破坏公众对美国选举的信心、包括未经授权访问选举和竞选基础设施或秘密传播政治宣传和散播虚假信息”,包括“各种外国干涉美国选举的行为对美国的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构成了不同寻常的威胁” ,政府有权查封涉嫌干预大选的所有个人和组织的资产,并采取法律行动。


“宜将剩勇追穷寇”,那么Facebook和推特,投资了主流媒体的华尔街大鳄,全球性煽风点火的索罗斯的组织和财产,都是可以被清算。——如此清算,的确能引发很多川普支持者的热烈支持。这不是最根本的,而是需要社会文化等诸方面的立法与政治改革。这种改革不但是有可能的,而且是大有机会的。


趋势是如此明显,一旦拜登落选(大概率是坐牢),民主党将进入长期的众叛亲离局面,美国有可能被迫进入15-30年的一党独大局面。这种保守主义局面,对比两党建制派的互相勾结与全面腐败,有本质的区别。例如现在的日本,就是比较廉洁的、能为国家民族未来高瞻远瞩的“一党独大制”。这样共和党政府就有了全面改革的机遇:

1、在教育上,参众两院应该颁布《私立学校宗教自由保护和促进法》、《公办学校促进表达自由与反政治正确法》,并制定细节;这是根据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而颁布的,目的是保护宗教与表达自由;

2、在示威游行等关于表达自由的权利行使方面,要根据区分和平的示威游行与“打砸抢”的破坏活动,参众两院应该颁布颁布《街头表达自由和平促进与反暴力法》,明确合法持枪的公民可以最大限度正当防卫;也是根据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与有关持枪权的第二修正案而而颁布的,目的是保护宗教与表达自由,保护城市与社区安全;

3、在社会与政治社团方面,应该借鉴德国的反法西斯立法,严厉打击恐怖主义或准恐怖主义的社团组织,由联邦总统来颁布《彻底清除煽动及引导暴力的恐怖主义组织的行政命令》;

4、在传统媒体和自媒体领域,颁布《媒体机构客观中立立场评估法案》,规定在大选竞选与投票期间,媒体不许随意中断电视转播,不许随意打断采访对象言论,偏向某一候选人的言论不得超过60%(具体比例可有专业人士评估);授权参议院司法委员会、联邦选举委员会等机构全面评估,并由最高法院决定是否在媒体违反相关法案的情况下,予以解散,且将相关媒体的投资人进行刑事调查,驱逐出境或处以其他禁止其干预大选的处罚;这是根据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而颁布的,目的是反言论垄断与新闻审查,保护宗教与表达自由;

5、这次选举证明,投票过程中的网络认证、电子录入、各类投票,甚至计票软体系统、数据库、服务器,违法犯罪的环节,可谓无孔不入,应当由参众两院颁布《联邦州选举邮寄投票规范法》,重申除非残疾或海外公民,严禁邮寄投票;颁布《联邦严禁电子投票法》,规定无论未来技术如何升级,永久严禁电子投票,除非经参众两院2/3议员同意,或经全国公投2/3以上注册公民同意;

6、这次选举表明,非法移民和新移民中的反宪政共和人士,正在大规模腐蚀美国的传统价值观。这些价值观就是,分权制衡,多中心秩序、市场经济,代议制政府,民主共和,联邦主义,如此等等。因此,建议颁布《联邦非法移民打击与处置法案》,坚决驱逐非法移民,力挽狂澜,学习以色列,由政府支付一定量的遣送费用给某些发展中国家国家;根据不同肤色,相应接纳、安置非法移民。此外,改革国籍立法,明确规定夫妻双方中有一方是非法移民的,其孩子不自动享有美国公民身份,而是跟随非法移民一方;夫妻一方美国公民一方,应当跟随非法移民,由联邦政府移民局提供一次性经费遣送到其他国家,合理安置。


总之,这次美国宪政危机中所爆发出的问题很多很多,的确表现出了“金融寡头控制下的资本主义民主的虚伪性”。吊轨的是,这些寡头,完全不是左翼社会批判理论所说的传统保守主义的权威主义,而是打着自由民主旗号的新科技与全球化寡头主义。未来美国联邦政府,一旦如我建议所行,将大大有利于重建宪政民主的合法性和可行性。美国需要做的,最终还是重建美国的基督教社会与基督教文明体系,这方面恐怕在近期内美国社会很难有真正的共识;而这才是美国的终极性危机。

(END)

73 次瀏覽0 則留言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感受“大光”——读余杰《华夏转型二百年》

作者:張坦 (本文转自 “坦言”,原文链接在文末) 一、蜀中三子 余居之夜郎古国,向以“自大”著称。此病遗余,眼高手低不能自觉,除吾师姜澄清的庄学、吾友何士光的佛学,不屑其他。后赴蜀作文化公司,虽筚路蓝缕,也有川大川师川美教授十余众落草相从,遂以为华阳之国,也止廖化先锋。不期遇三同庚青年学子,曰彭强、余杰、王怡。彭强条理清晰,基督神学娓娓道来,千万线索经他一点即通;余杰笔锋锐利,文章大开大合,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