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举十架”与“关心政治” 互相冲突吗?

更新日期:2020年11月17日

作者:王峙军 (本文转载自 生命季刊(微信专稿),原文链接:https://www.cclifefl.org/View/Article/9133)


请容我从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来开始这篇短文。


某年某月的某个主日,我要去一间教会讲道。在我尚未把讲题告诉他们之前,领诗的同工问作主席的同工,王牧师这个主日来讲道,我们选什么诗歌。作主席的同工随口说,选十字架方面的。


实际上,我后来给他们的讲题中,并没有“十字架”这几个字,甚至给他们的经文中,也没有出现“十字架”这几个字。但那个主日他们所选的,果然是十字架方面的诗歌。


他们没有“猜”错,我那天确实从不同的层面,传讲了那段没有“十字架”字样的经文中,所包含的十字架信息。

我讲这个小故事的目的是想说,熟悉我的弟兄姊妹,会自觉不自觉地把我这些年来的事奉,和传讲十字架的道理联系起来。


的确,传讲十字架的道理,是主给我个人的托付,更是神赐给生命季刊的异象。因此,生命季刊创办20多年来,呼吁教会回归圣经,传讲“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一直是生命季刊的异象,也是生命季刊事工的中心内容。季刊杂志每期的文章,是围绕着十字架;生命季刊的“中国福音大会”主题,永远都是“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


但是,为什么如此持守“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的生命季刊,却在2020年,“异乎寻常地”关心起政治,关心起美国大选了呢?为什么生命季刊的网路平台上和杂志里,讨论大选的文章占了许多篇幅呢?


生命季刊的事工异象和事工方向改变了吗?

当然没有改变,也绝对不会改变。


生命季刊之所以如此关心2020年大选这样重大的社会政治事件,是因为——


首先,在我们的信仰中,高举十字架真理和关心社会政治,并不冲突。从某种意义上说,基督徒应该是一群高举十架旌旗,在社会政治环境中为基督作见证的基督精兵。


一方面,基督徒在社会人群中,要传讲十字架的福音,引人悔改归向基督;另一方面,基督徒也靠着十字架福音的更新能力,影响与更新社会政治环境。基督徒作光作盐的生命能力,来自于十字架的福音;引导社会灵性与道德方向的“山上之城”(即教会)是建立在基督十架真理的盘石上的。


基督徒关心社会政治,是对十字架真理的具体应用。重大的社会政治事件,常常会成为一块基督徒是否拥有十架能力的“试金石”。试验我们是把十字架挂在嘴上,还是落实在生命与生活中;试验我们在面临重大社会政治事件时,是否有稳固的信仰根基,和敏锐的属灵判断力;是否有成熟的生命品格,和坚定而果决的应对能力。


其次,2020年的美国大选,是一次攸关美国命运和未来方向大选,也是一次将会剧烈影响世界格局与变局的大选。


自上个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社会的道德状况急转直下,神本意识形态开始被人本意识形态所代替,人们力图把上帝“赶出”公共领域;堕胎合法化,家庭解体,同性婚姻合法化……国家与社会道德堕落的速度,令人震惊。当2015年6月26日联邦最高法院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时,白宫竟被六色彩灯的光芒所覆盖,向世人宣告了一次在地狱边缘上的庆典。


为什么会是这样?因为在白宫的椭圆形办公室里,坐着一位对神毫无敬畏之心的总统。

美国一位德高望重的基督教领袖说,2020年的大选使他“彻夜难眠”,因为他看见今天有数以百万计的麻木美国人,其中许多是基督徒,他们对自己的国土上正在发生的事情无动于衷,他们正在失去一些宝贵且失不再来的东西(杜布森,参链接:)。因此,他呼吁基督徒公民,在这次总统大选中尽力登记并投票。


除了杜布森博士,麦克阿瑟牧师(John MacArthur,著名解经家和牧师),和慕勒博士(Mohler,美南浸信会神学院院长)等许多美国教会领袖,都意识到这次大选背后的属灵意义、历史意义及现实重要性。他们在教会的讲台上,在网络平台上,以圣经真理为依据,在基督信仰的框架中,做了许多引导基督徒如何面对这次大选,以及如何参与这次大选的工作。葛福临牧师(Franklin Graham,布道家)一直呼吁为大选恒切祷告、禁食祷告。


正是基于这样的信仰认知,和对社会政治状况的判断,生命季刊在高举“耶稣基督并祂钉十字架”真理的同时,也对2020年的大选持续地发出声音,且立场鲜明地指出哪些理念和原则是相对合乎圣经的,哪些是违背我们的信仰原则的,并鼓励弟兄姊妹以恒切的祷告,以基督徒不可或缺的社会责任感,来关注大选和参与大选。


坦率地说,我们的华人教会,在面临重大社会政治事件时,常常显出一种“天生的”无力感。我们习惯于在教会的四堵墙里“耍把式”,却没有能力“关心”墙外的政治。


当2020年大选这样的重大事件在教会中产生影响、或引起争议时,我们华人教会为了教会的“合一”,会教导要“中立”,不要“选边站”。由于难以讲清持守信仰与关心政治的关系,有些教会就索性在教会中不讲这些东西,把事情压下去,免得造成“混乱”与“分裂”。但由于政治是每个人都离不开的东西,尤其是像2020美国大选这样的重大社会政治事件,是每个人都关心的事情,以至于你越是不给信徒一个合乎圣经原则的引导,教会中反而会引起更大的混乱和更多的冲突。


我们承认,教会绝不应该介入政党政治,因为教会既不是这个政党的“分部”,也不是那个政党的“分部”;既不是这个候选人的拥趸,也不是那个候选人的拥趸。然而一旦教会照着圣经的原则和价值观,来对某个政党背后的价值观和执政理念做出判断时,你就没有办法保持“中立”,你必须有自己的立场。比如,在赞成堕胎和反对堕胎之间,你如何保持“中立”?在同性婚姻和神所设立的一男一女婚姻中间,你怎样才能做到“不选边站”?


因此,在价值观方面,教会无法“中立”,必须有清晰的立场。教会必须根据圣经原则,对候选人或政治集团背后的价值观和治理方略,做出判断;并把判断结果,以牧养和教导的方式,告诉弟兄姊妹,使弟兄姊妹在行施公民责任时,可以做出对的选择。同时也可以根据有说服力的判断,使争论止息,使冲突减少,取得信仰基础上的一致性。


教会关心政治,但不是政治团体。教会只能有福音使命,而没有政治使命。但教会对任何想领导这个国家的政党的价值观,都会以圣经标准来审视和判断,以决定弃绝还是支持。教会永远都只能站在神一边(体贴神的意思),而不是站在人一边(体贴人的意思)。


总之,2020年不但是大灾之年,大选之年,对我们的教会来说,对每一位牧者和每一个基督徒来说,也是“大考”之年。容我再重复前面说过的话,2020考验着我们在面临重大社会政治事件时,是否有稳固的信仰根基,敏锐的属灵判断力,和成熟的生命品格。有的教会、牧者和信徒,在这场“大考”中成绩优异,有些可能考不及格。盼望每一个属主的儿女,在到基督的台前交账之前,都要好好预备自己,争取交上一份蒙悦纳的成绩单。


愿主怜悯。荣耀归主!


作者介绍:王峙军 牧师,生命季刊主编,“中国基督徒生命团契”总干事。

28 次瀏覽0 則留言